首页 日报 新闻 讨论 | APP 下载


【 如何处置乡村闲置校产? 】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列表索引
点击这里去看文章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如何处置乡村闲置校产?

如何处置乡村闲置校产?
2017-03-22 信息档案中心 规划前沿观察 规划前沿观察
总第143期(2017年第14期)

在人口增速放缓、农村人口大量向城镇地区聚集的趋势下,农村教育资源出现分化,为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2001年国家实施了一轮大规模的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该次调整的主要方式为“撤点并校”,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教育资源优化、教育发展提升,但也带来了乡村教育资源的闲置和流失等问题。2012年,国家终止这次布局调整政策,十八大也提出了厉行节约和反对浪费的方针,倡导盘活现有资产存量。但如何有效处置利用乡村闲置校产依然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重庆市大批闲置校产没有合理处置利用。据初步统计,2014年初重庆市38个区县共闲置中小学校5911所(含教学点),占地面积约1147公顷,建筑面积约264.6万平方米。现状闲置校产的整体利用率不高,处置情况大致可分为四类:教育系统内部划转的(含复垦)占比13.1%;村内占用或临时使用的占比14.9%;村镇出租或出售的占比7.8%;处于闲置废弃状态的共3795所,占比达64.2%。

△重庆市闲置校产处置利用中的主要问题。一是土地所有权不清晰。在县、乡镇、村“三级办学”模式下,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用地大部分由村社无偿提供,有些在建设时实施了补偿,都没有办理征地手续、土地变更登记手续。依据土地管理的有关规定,这些学校用地为村集体所有,处置利用必然面临土地确权和村民利益的调整问题。二是校舍投资主体多。校舍的建设投资主体多元,有乡镇政府与村社分担修建、教育部门独立修建、社会捐助修建、政府与爱心人士共同集资建设,也有村民投工投劳建设,且多数学校建成使用中,政府又进行了修缮投资。资产处置分配涉及主体多,利益协调难度大三是缺乏相应的处置政策依据。《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国发〔200121号)、《教育部关于实事求是地做好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工作的通知》(教基〔200610号)对学校布局调整后的校产处理、闲置用地处置作了相关原则性规定,但都从宏观层面出发,无具体的处置指导意见。《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学校临时校舍处置方案的通知》(渝府办发〔2015149号)基本不适用。四是维护利用成本高。大部分闲置校舍建设年代久远,安全隐患突出,重新利用需大量经费进行维护修缮,且闲置校舍大多地处偏僻,地形、交通条件不便,出租或转作他用较困难,利用价值不高。

△日本依法处置利用闲置校产。日本的学校建设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对闲置校产的利用也作了法律规定。一是成立专门的委员会讨论处置方式。一旦出现校舍资源闲置的情况,首先在各市﹑县﹑村教育委员会内成立“闲置教室活用计划策划规定委员会”,需要重新对学校进行整体认识,进而讨论确定校产利用的基本方针和利用方式来适应需要,不能简单挪作他用。二是优先转为其它教育场所。处理闲置校产时设立了优先秩序,部分闲置校舍首先考虑还将其作为学校设施使用,如幼儿园、儿童生活空间、教师备课空间、学校管理空间、学校开放空间等;对于撤销后的闲置学校,一般积极地改造为社会教育设施,后来变成了一种固定模式。三是转为其它用途有限制。国立中小学的校舍如果挪作他用,原则上需要文部科学大臣的批准并缴纳一定费用,只有十年以上的校舍可以免费转为公用设施。闲置校舍再利用需要进行改造时,根据校舍用途由不同部门提供资金来源,如改造为福利设施时主要由厚生劳动省负责。

△福建云霄县分类处置成功盘活闲置校产。云霄县进行分类评估与处理,按照“偏远的赠予村集体用于公益事业、交通便利且有商业利用价值的统一挂牌拍卖筹建新学校”的惠农原则,主要采取四种处置方式,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一是拍卖后全额建设新校园。在处置闲置校产时,先在几个村的中心位置规划一所标准化的新学校,然后将闲置校产挂牌拍卖,拍卖所得收益全部用于兴建新校园,新校园的产权统一记入学校名下。二是改变功用服务当地村民。将原有学校改建为农民文化服务中心、农村老人活动中心等,在村民的积极支持下顺利实现功能转变。而获得这些校产的村集体,一般以无偿提供土地或提供相应建设资金的方式支持新校园的建设。三是调整后发展学前和成人教育。对于确实需要调整的学校,调整后的教育资源主要用作举办农村学前教育或农村文化教育等机构。四是变现发展教育公益事业。对不能就地有效利用的闲置校产,采取租赁承包给企业的方式变现,所得资金全部投资于教育公益事业。

△如何处置乡村闲置校产。一是明晰产权是前提,成立专门机构排查明晰土地和房屋的权属关系,产权不清的由教育部门、乡镇政府、村集体组织协调,根据实际一事一议。二是收益分配是关键,针对不同权属类型进行差异化处置,重在利用,优先发展当地教育事业,或变更为其他基本公共服务设施。三是出台政策为依据,以收益分配为核心,建立规范、统一的程序,并明确处置时限和进度安排。四是编制规划为引导,在闲置学校清理造册的基础上,结合实际编制远景教育规划和闲置用地处置方案,并研究风险防控措施。


参考文献

[1]沈艳. 日本闲置校舍利用有法可依[J]. 教育, 2009(18):59.

[2]王一雄郑柏玲. 农村闲置校产如何盘活 云霄四大实招促产权回归[N]. 闽南日报, 2011.

[3]柯进, 高毅. 福建云霄破解农村校产难题[N]. 中国教育报, 2011.

[4]巫志刚. 农村被撤并学校产权争议的类型、原因及其法律解决[J]. 教育发展研究, 2012(04):48-52.

[5]陈光宇汤雁冰. 废弃校舍如何打破沉寂[N]. 中国国土资源报, 2014.

[6]曾燕, 李金莎. 我国农村闲置教育资源利用现状分析——以重庆农村闲置校舍资源为例[J].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上旬刊), 2014(06):307-308.

[7]牟彪, 李钟国. 农村闲置学校再利用探讨——基于农村人口变化与服务设施完善视角[J]. 农学学报, 2015(04):127-134.



重庆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主办


敬 请 关 注


点击查看原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规划前沿观察
发布时间:2017-03-22 15:52:20

微信公号:规划前沿观察

原文链接:查看微信原文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
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