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新闻 讨论 | APP 下载


【 何以城市似海绵︱荷兰可以管控洪水,美国的城市该怎么做? 】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列表索引
点击这里去看文章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何以城市似海绵︱荷兰可以管控洪水,美国的城市该怎么做?

何以城市似海绵︱荷兰可以管控洪水,美国的城市该怎么做?
Citipedia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编辑团队

原文Jed Horne 

翻译/ 胡玥

文献/ 涂梅婷    校验/ 陈一叶  

编辑/ 众山小   排版/ 肖阳

城市

交通


近年来,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重,灾难频发,人们开始积极思考如何应对这些难以预测的自然灾害。尤其是在应对洪水、飓风等问题上,“韧性城市”“海绵城市”等热门词汇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荷兰在应对气候变化时所做尊重自然的绿色基础设施建设是值得许多滨海城市学习的。当然,不论是韧性城市还是海绵城市的建设都不能完全解决那些灾难带来的破坏,完善面对灾难应急措施也是必不可少的。同时,人们在建设城市时更应该尊重生态环境系统,推进生态修复的步伐,使得人,城市和自然共生。



图一、2017年8月27日,热带风暴哈维袭击美国休斯顿,疏散人员在610号州际公路山的洪水中艰难行走。图:David J. Phillip/AP


在“卡特里娜”飓风袭击新奥尔良十多年后,去年的飓风“哈维”席卷休斯顿,这暴露了美国城市在应对即将到的洪水时的不足。

 

8月的这场洪水暴露了墨西哥湾沿岸地势低洼城市地区洪水管理的尖锐问题。这也是带来人类历史上第二大毁灭性的工程破坏的2005年的飓风“卡特里娜”的纪念日(新奥尔良堤坝系统的崩溃仅仅是由于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熔毁事故而造成的)

 

在这之后的一周里,德克萨斯州陷入了困难的境地。飓风“哈维”在周五的晚上登陆后,很快就逐渐减弱了。但是随着这4号飓风被降级为热带风暴,这场风暴肆掠无情的带来了大量的暴雨。据预测,一些地区甚至达到50英寸(1270mm)的降雨量。


图二、飓风过后是无情的暴雨


对德克萨斯州(Texas)来说,其在协调人员疏散方面及其失败。尽管如此,作为气候变化合作协议的反对者,地方长官Abbott还是督促大家从伤痛中走出来。但是休斯顿(Houston)的市长Turner则认为想要很快的恢复并不容易,主要过去的疏散行动带来的灾难性的、甚至是致命性的交通大拥堵。与此同时作为重灾区的罗克波特的(Rockport)市长Rios则告诉那些没能离开城镇的居民们,把他们的名字写在自己的身体上,这样验尸官就能辨认出他们的尸体。


令人深思的是。新奥尔良灾后人们并没有从根本上重新评估灾难,而是开始去寻找替罪羊并且愤怒怪罪于泛洪区的水泵。


这场灾难给当地政府和人们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其结果是令人悲痛的。尽管德州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但其似乎比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在2005年卡特里娜和丽塔的双重打击中表现得更好。当然,灾难总是会有一些令人痛心的相似之处,例如那些裂成碎片的房子,席卷一切的洪水,人们被困在屋顶上的那些画面。还有那个曾经为躲避“卡特里娜”飓风的新奥尔良人提供庇护的巨蛋体育馆,如今也成为当地居民的避难所。虽然这一次奥克波特遭到重创,高中也失去了屋顶。但是相比于卡特里娜飓风造成的1800人的死亡,截至周一上午他们的死亡人数不到六人。

 

其实在8月初新奥尔良的洪水并没有让人们联想到这场飓风,当时只是降雨量较大并在三个小时内达到10英寸(254mm)。但是,就在三周后,德克萨斯所遭受飓风灾难的也提醒了人们,海湾地区必须要去适应以及尽快去应对降雨量的变化,正如美国国家气象局所称这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令人深思的是。在新奥尔良恢复秩序后,人们并没有从根本上重新评估自己与这场风暴和高水位的关系,而是开始去寻找导致这场灾难的替罪羊并且愤怒将这场灾难的怪罪于在遭受洪水的城市和湖滨的地区的水泵故障。而正是因为人们对气候灾难粗心的和于已无关的态度,把原本只是一场中级风暴的“卡特里纳”变成了致命的灾难。

 

那么这场灾难是全球变暖,气候变化造成的吗?然而并不是,这需要归咎由于水务局委员会的负责人Joe Baker对这个城市的泵容量的错误判断和盲目自信

(https://www.theadvocate.com/new_orleans/news/politics/article_54ba059c-7c8a-11e7-b749-6719f4973a1f.html)。对这个低于海平面一半的城市来说,完全依靠这些水泵是完全不够的。排水系统完全处理不了这超过预期的降雨量。且由于排水系统的维护资金不足,排水口都没有被很好的清理,这就造成了雨水更加难以排走。这场灾难不经让人们对当时的布什政府的领导能力感到质疑,也让人们自已对灾难提高了警惕,同时作为城市的公民也需要承担一些责任。

 

在“卡特里娜”飓风之后,“韧性城市”这个词在各种基金会中变成了最受欢迎的一个词,人们把它当成拯救自己的武器,尽管这个词有些模糊而空洞。


由新奥尔良等十座全美大都市为应对极端气候问题所创立的“全球大城市气候领导小组”联盟,今天发展成为著名的C40联盟,联盟城市也多达58座,并遍布全球。


然而,在“卡特里娜”飓风过去的十多年后,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花在了新奥尔良的防洪设施上,这个城市仍然没有实现“韧性”。当然这其中也有德克萨斯州的在协调疏散上的无能。


一个城市和国家是没有办法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扭转气候变化的。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不去做任何努力。在美国许多城市也纷纷开展了绿色行动。新奥尔良市长Landrieu表示反对特朗普的政策并且承诺支持《巴黎协定》,路易斯安那州州长Edwards结束他的前任为了石油利益破坏海岸的无耻和懦弱的迎合,而现在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然而,对休斯顿来说,在过去的一个周末,对庇护场所的缺少也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休斯顿是由新奥尔良创立的“全球大城市气候领导小组”的十座创立美国大都市之一(其他几座城市分别是奥斯汀、芝加哥、洛杉矶、费城、波特兰、旧金山和西雅图。这个联盟就是如今鼎鼎大名的C40的前身,今天C40的成员城市已经扩展到遍布全球的58个大都市)。


图三、2005年9月,飓风丽塔袭击了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多年后,美国城市仍没有完美可行的抵抗洪水基础设施。图:Carlos Barria/Reuters


对于新奥尔良来说,其低于海平面的地理位置使其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而这八月的洪水更是提醒人们要时刻保持警惕。人们应该更积极去学习荷兰的经验。面对海平面的变化,人们必须行动起来去找到解决这些威胁的方法。

 

新奥尔良作为人口中心和商业中心,需要依赖于港口来生存。需要像荷兰的鹿特丹一样智慧的解决水的问题。人们必须学会与水共存,利用大型的雨水滞留措施来吸收雨水和风暴潮,并可以利用他们作为绿色空间成为公园景观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双赢。同时,人们可以将院子里的停车用的硬质铺装改为透水地面(https://thelensnola.org/2016/06/09/new-surfaces-absorb-rain-helping-property-owners-city-drivers-and-environment/),使得雨水可以渗透到地下并且利用屋顶种植绿化起到滞留和收集雨水的作用。


真正的敌人在堤坝内,而不是在那之外。


在卡特里娜飓风之后,大量的城市纷纷去到荷兰观察他们对水资源管理的不同方法。许多环保主义者,建筑师和规划师是十分认同荷兰的做法的。荷兰人是十分重视海岸防御的问题的。他们并没有像新奥尔良那样修建坚不可摧的堤坝去抵抗百年风暴。而是加强了北海海岸的防御,以抵御了万年的气候事件。用另一个时髦的词来时,他们的防御系统比新奥尔良的“强健”100倍。

 

而最根本的是,尽管防洪的水泵和堤坝必须始终处于最佳状态,还是不能确保人们的安全。8月5日在新奥尔良的洪水为美国的洪水防御系统敲响了警钟,仅仅执着于洪水防御是远远不够的(http://thelensnola.org/2015/12/02/katrina-helped-usher-in-an-acceptance-of-green-infrastructure/)。真正的敌人在堤坝内,而不是在那之外。

 

而新奥尔良到底向荷兰学习什么呢?其实并不需要很多。首先要其重新开放了圣约翰河口,使其与庞恰特雷恩湖更自然的融合。其次,建设拉菲特绿道(拉菲特绿廊,曾经是一片面积达54英亩的贫瘠工业走廊用地。作为第一个灾后重建工程,这条3.1英里的拉菲特绿廊将成为人们通往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的一条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多模式交通要道),这是该区域每个运河流域和地区都应该效仿的原型。再者就是建设屋顶绿化和庭院里的透水铺装地面。

 

那么新奥尔良为什么在道路中间区域修建电车轨道而不是最大化的利用它建设绿化空间呢?正如德克萨斯州所做的那样,当人们迫切的想要坐上公共汽车或者驾车逃离这个城市时,在休斯顿的标志性的飘带状的混凝土道路上人们可以看到的漂亮的河床。值得称赞的是,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休斯顿在城市里创造和保存了大量的公园用地。遗憾的是,这种良好的模式已经被爆炸性的开发所取代,曾经可以消纳雨水的牧场林地被铺上了硬质铺装

(https://www.texastribune.org/2017/08/25/houston-faces-massive-flooding-harvey-heres-where-its-flooded-past/)


在他看来,新奥尔良在处理水时要从旧的模式—“铺路、管道和水泵”转向“缓慢储存”,只在必要的时候抽水。


David Waggonner指出新奥尔良花了30亿美元重新装修街道,其中三分之一的资金用于将巨大的混凝土隧道置于重要道路之下,以便将水从城市的中输送出去。Waggonner是新奥尔良的建筑师,在卡特里娜飓风后,他发起了所谓的“荷兰对话”,将荷兰的专家经验带到的新奥尔良。在他看来,新奥尔良在处理水时要从旧的模式—“铺路、管道和水泵”转向“缓慢储存”,只在必要的时候抽水。Waggonner认为过度和持续的抽水导致了不断恶化的下沉问题。且初步的计算表明,即使是将城市的抽水能力增加一倍,面对洪水时也只能解决不到一半的问题。

 

继荷兰的对话之后,Waggonner领导了新奥尔良市的城市水计划

(http://livingwithwater.com/),这是一个多区的蓝图,着眼于利用可用的公共区域从而达到减少洪水和增加其价值的方法。拉菲特绿道,作为这个规划的一部分,已经具有暴雨水管理和防洪的作用,虽然影响力不如Waggonner和荷兰人所主张的 “蓝路”水资源管理系统规划(新奥尔良地区综合的、协调的、可持续的水资源管理系统规划,包括杰斐逊的东岸、奥尔良和圣伯纳德教区)。

 

这个水规划是该城市随后获得的全国抗灾能力竞赛中获奖项目的关键。该提案侧重于让蒂伊“韧性”街区,支持选定的开发项目,目的是创建一个更加多样化的供水系统。Waggonner同时提出,这应该是一个能够让人看得见的系统,而不仅仅只局限于街道的下面。这样可以鼓励居民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参与到这个非盈利性的水协作组织中---“与水共生”。


Waggonner认为明智的水管理是提升公共安全的一种方式,并可以吸引在新奥尔良投资。“如果我们想住在这里,我们最好弄清楚这一点。”


在新奥尔良8月的洪水和发电站的火灾后,政府行政上的混乱显而易见。虽然Becker最初对抽水系统的状况和功能的误导性陈述让人们觉得很恼怒,但让人欣慰的是,市长和市议会都没有认同他的意见。并且,在市长的要求下,Becker和其他水务局的人正面临停职的境地。

 

正如荷兰人对时报记者Michael Kimmelman所说的那样,对一个低地国家来说他们在水资源管理上的革命不仅是个的负担。这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挑战,是一种荣誉,同时也是资金的来源。Kimmelman打趣说,荷兰人输出的水管理念就如同起司和酒之于法国一样。

 

如今,随着气候的恶化和海平面的上升,荷兰的“韧性城市”策略在世界上遥遥领先,其市场的洞察力、态度观点和技术在全球范围内会有很大的需求。讽刺的是,100年前,当新奥尔良的水泵系统被认为是一个工程奇迹时,是荷兰人前去寻求指导。是那场曾经发生在1953年的荷兰版的“卡特里娜”飓风造成可怕的洪水,使得他们认识到水管理成为了国家生存的迫切需要。他们把灾难变成了更深刻的学习经验。

 

新奥尔良可以说是该工程领域和商业部分主宰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到目前为止,其所扮演的角色是像煤矿里的金丝雀。其应该通过实施新的水资源管理模式来扩大公共安全的城市。在水管理上仍然与荷兰人有很大差距。荷兰人有意的建造有缺口的防洪提和在巨大的洪水闸门旁建造令人惊艳的公园,其所创造的云、海和环境融为一体的意境是值得许多城市借鉴和学习的。




资料


免费索取英文原文资料:

联系微信公众号 SustainableCity

或电邮 Daizongliu@qq.com 

我们帮助中国

可持续发展


城市规划|城市交通|非机动交通

|活力街区与公共交通|

|量化城市与大数据|


 

我们作为专业志愿者团体

秉承理想,帮助中国可持续发展,并为之贡献


• 理念与传播 •

• 培训与教育 •

• 实践与孵化 •


欢迎加入我们


 

2014-2018 © 转载请注明:
源自公众号“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点击查看原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发布时间:2018-07-31 07:32:43

    微信公号: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原文链接:查看微信原文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
    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