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新闻 讨论 | APP 下载


【 【论文速递】企业家精神与市场规模:基于意大利年轻大学毕业生的案例分析 】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列表索引
点击这里去看文章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论文速递】企业家精神与市场规模:基于意大利年轻大学毕业生的案例分析

【论文速递】企业家精神与市场规模:基于意大利年轻大学毕业生的案例分析
商玉萍 中国城市与区域实验室






注:图片来自网络


企业家精神与市场规模:基于意大利年轻大学毕业生的案例分析


原文信息:  

Addario S D, Vuri D. Entrepreneurship and Market Size: The Case of Young College Graduates in Italy[J]. Labour Economics, 2011, 17(5):848-858.


一、引言和背景

关于"集聚"的文献主要研究的是城市化对城市经济活动的影响(即集聚带来的外部效应)。根据集聚理论,城市化正外部性认为企业选址在最密集市场、生产力最高的地方,可以有效地匹配雇主与雇员之间的信息,能使企业以最低的人均成本获得雇员、同时能受益于学习效应、技术溢出效应,便于企业的成立和成长。然而,城市化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拥挤的外部效应,和集聚经济的作用相反,不利于企业的成立和成长。本文与大多数的研究集聚的文献相比,放弃过去研究城市化对企业或雇员的影响视角,而是研究城市化对企业家的影响。特别是,我们主要研究的城市的人口密度更高是否会增加个人创业的可能性,或者提高企业家的创业回报。


二、数据

微观数据来源于意大利国家统计局(ISTAT)提供的调查数据:每三年对大学毕业生的早期职业生涯进行调查(SECCG)。分别调查的是在1995年、1998年和2001年毕业的个人,在1998年、2001年和2004年职业信息数据,样本涵盖了意大利103个省。目的在于检验大学生在毕业三年后,从大学到工作的转变过程。虽然属于大学毕业生的企业家只占意大利企业家的11%,但我们使用这个数据,很好的控制了样本的个体差异。

宏观数据来源于意大利国家统计局(ISTAT)提供省级年鉴数据:意大利103个省的经济数据。

最后,采用merge将宏微观数据进行一一匹配。


三、模型

其中,Entreprijt是0-1虚拟变量,规定第i个体在第j省t时是企业家赋值为1,不是企业家赋值为0。DEN用就业人口密度衡量,代表城市化水平。当然,为了处理潜在的内生性问题,我们还使用了二战前的人口密度(1921年)作为工具变量作为稳健性检验,其中1921的人口密度与现在的密度相关,但与现在的创业不相关,可以作为工具变量。X是个体特征变量,包括:年龄、性别、教育程度、婚姻情况、兄弟姐妹的个数。RFE衡量的是区域固定因素,包括:本地税收水平、基础设施水平、自然环境、区域竞争水平、平均劳动力成本、区域就业率、区域经济发展水平、雇主与个体劳动者之间的收入差距。


四、实证结果

本文从实证模型分析了城市化经济对意大利大学毕业生能否成为企业家的影响。结果发现,当就业人口密度增加一倍时,大学生毕业3年后成为企业家的可能性将降低2-3个百分点。控制了实证模型的个体固定效应、区域固定效应,以及采用工具变量进行稳健性检验,实证结果依然稳健。另外,我们的实证结果还发现城市化能提高企业家收入:企业家月收入与就业人口密度的弹性系数介于0:02-0:03之间,所以,年轻的企业家只有进入就业人口密度高的城市才能从城市化的外部效应中获利。

 

 

Abstract:We analyse empirically the effects of urbanization on Italian college graduates’ work possibilities as entrepreneurs three years after graduation. We find that doubling the province of work’s population density reduces the chances of being an entrepreneur by 2-3 percentage points. This result holds after controlling for regional fixed effects and is robust to instrumenting urbanization. Provinces’ competition, urban amenities and dis-amenities, cost of labour, earning differentials between employees and self-employed workers, unemployment rates and value added per capita account for more than half of the negative urbanization penalty. Our result cannot be explained by the presence of negative differentials in returns to entrepreneurship between the most and the least densely populated areas either. In fact, as long as they succeed in entering the most densely populated markets, young entrepreneurs are able to reap-off the benefits of urbanization externalities: the elasticity of entrepreneurs’ net monthly earnings with respect to population density is 0.02-0.03.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CCRL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中国城市与区域实验室:中国城市与区域研究的交流平台,关注城市与区域发展转型,借鉴全球城市与区域发展智慧,做有国际水平的中国城市与区域现实问题导向型研究。努力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研究者,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组织者,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传播者。


欢迎读者供稿,小编邮箱:ccrlab@126.com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国城市与区域实验室

微信号:CCRLAB


    点击查看原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城市与区域实验室
    发布时间:2018-08-20 20:12:12

    微信公号:中国城市与区域实验室

    原文链接:查看微信原文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
    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