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新闻 讨论 | APP 下载


【 小潘老城说|“美丽乡村”又一场盛宴 】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列表索引
点击这里去看文章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小潘老城说|“美丽乡村”又一场盛宴

小潘老城说|“美丽乡村”又一场盛宴
2015-09-26 PP&Demi 乡愁经济 乡愁经济

图片来源:乡愁经济媒体社




习大大指示的实现城乡一体化,建设美丽乡村让新农村建设迈入新的阶段,其更深层次的意义是:它把权力下放到了村庄,让习惯了被自上而下的乡村开始拥有了自下而上的自主性。又怎知各路人马纷纷下乡,让美丽乡村又成了一场盛宴!


面对老村落,决策者的问题与困难

美丽乡村既是一种殊荣,亦是一道难解之题。因为这不是一句口号,必须落实行动,目标是:实现村庄的宜居、宜业、宜游。

这个目标该如何实现?

三者存在怎样的关联?

美丽的标准如何界定?

乡村究竟为谁而美丽?

背后的误区是什么:

主体不明

美丽乡村通常已是宜居的,通过建设,主要实现宜游,进而实现宜业。只是很多有历史、有文化的老村落,当被冠以美丽之名,常常建设到最后真的只剩下美丽,而没有了乡村。不但没有解决宜游和宜业,连最初的宜居亦不复存在。这背后的误区,即是主体不明。这种不明是因为通常的发问逻辑是:这件事情怎么办?这件事情谁来干?所以,有决策者的时候,这个主体往往就是当地政府、发展商或历史保护专家中的某一方,他们的意愿成为整个建设的主旨;没有决策者的时候,这个主体往往就成了负责图纸工作的规划师或建筑师,他们笔下的那张空间形式图则成了村庄的蓝图。

图片来源于网络

通常的方式是什么:

单一群体下的单一视角

面对一个有历史有文化的老村落,不论哪一个群体(政府、发展商、专家、设计单位),当其成为美丽的决策者,可以说了算的时候,宜游的解决方案就会幻化成:

1)地方政府的宜游:把主要街道和重要文物保护起来,整治重要路口和沿线建筑外表皮;极致做法是迁出原有业态,全部改成博物馆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卖店。

2)发展商的宜游:一切只为招商,以商铺容易开业、出租、出售为立足点,往往设计一条环线,力求沿线建筑同面宽、同进深、交通便捷度一致,都且只承载一种业态——商业。

3)保护专家的宜游:不为利益,一心就好,所有资源简单直接的串联呈现。

4)设计单位:技术角度的空间形式表现。

以上每一种,都是单一群体的单一视角下的产物。


后果是什么:

单一路线、单一业态

单一视角的后果是:单一路线、单一业态。因为单一,所以不会构成丰富的旅游体验,无法宜游。举一个例子:上海七宝老街。当地政府要让老街可游,于是很认真的把两侧建筑保护下来,原有业态全部迁出,空间大、品质好的房子做成各类博物馆,零碎的小空间做成小吃铺。结果:每逢节假日,老街上人头攒动,游客们只恨没有一个歇脚之地,屋子内冷冷清清,重金打造的各色博物馆鲜有人去,原本很有味道的七宝老街成了一条游客体验感并不好的小吃街。这就是地方政府作为决策者时,单一视角下形成单一路线、单一业态的典型案例。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的观点是什么:

多维度思考

避免单一路线、单一业态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是多维度思考。

面对一个有历史有文化想开发做旅游的老村落,不能只是单一提问:村里的文化保护了没有?或者商业这样经营可行吗?必须弄明白美丽乡村的主体是谁?它的发展机会是什么?这里的供需关系是什么?因为只知供给不问需求是自杀式的行为,而只管需求无视供给又是一种强盗逻辑。必须既有人站在本地人的角度提出要求,同时另一群人带着需求的视角去检查这些意见,多种维度同时介入一件事情。

以惠安崇武潮乐村水关片区为例:

潮乐村是惠安唯一的美丽乡村,在作为美丽乡村之前,它首先是国家重点文保单位。潮乐村的水关片区位于崇武古城——一座始建于1387年,明政府为抗击倭患,在万里海疆修筑的60多座卫所城堡中仍保存完好,中国现存最完整的丁字型石砌古城——1988年即被国务院列为第三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城。因为知名,所以对于它的保护与开发,早已被专家学者讨论过无数次,规划做了无数轮,但是没有一个能够真正帮助崇武古城在被保护好的情况下发展起来。在时光的流逝中,这座古城只是日渐衰落。

图片来源:urbaneer都市工作群项目参考文件

水关片区是潮乐村在崇武古城内的辖区,占地7公顷,占崇武古城面积1/6。潮乐村要建设美丽乡村,发展旅游,责任落到了村书记身上。因为美丽乡村建设,这位年过半百、拥有全国人大代表头衔的村官第一次有了决定这座古城至少1/6面积的权利——在国家重点文保单位的讨论范畴内,崇武古城的命运一直是被专家、学者左右着的——老书记很慎重,不仅因为这是国家重点文保单位,更因为这是他们的家,这座古城里的每个历史人物、每栋古厝、每口古井、甚至每棵老树背后的故事,他几乎都能如数家珍。所以当我们介入的时候,老书记和他的村干部已经绘制出一张他们心目中的崇武水关片区的游览图,他们用一根游线把水关最有价值的资源连了起来,准备展示给游客看。

图片来源:urbaneer都市工作群项目参考文件

拿着这张图,我们既高兴又感动,因为老书记把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工作资源梳理已经完成,只是这张图根本玩儿不起来。一方面,老书记的这条游线在真实空间里并不存在,这些资源是四处分散的,常常通往一栋古厝的路径是隔壁家的前院,古井所在的地方是另一户的后院。这些对本村人很容易的事情,外来者则根本不可能按图索骥走完全程。另一方面,老书记眼中这些最有价值的宝贝,在旅游的逻辑里都只具备“观”的价值,属于吃住行游购娱中的一种基本型。所以,并不存在的游线和单一的业态,无法促使这里真正的游起来。换言之,老书记也犯了同样的问题:单一群体的单一视角下呈现的单一路线和单一业态。

图片来源:urbaneer都市工作群工作文件

我们介入的方式并不是把老书记的工作拿过来,作为咨询者,我们要做的只是在他们既有的思考维度上,再多加两个维度:专业者的技术视角和外来游客的需求视角,同时把老书记的维度剥离出两条线:本地历史文保专家的视角和本地村民的视角。

我们的方法是什么:

参与式规划

潮乐村水关游要解决的就是游线和业态的问题。由于书记的这张资源分布图,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基本图底;我们只是分别站在空间设计者、旅游策划者和外来游客的身份,以三个问题的思考——路线应该怎么组织?业态应该怎么组合?作为游客如何在这里花时间以及花在那些地方?——形成我们的方法论:

1)合理的游线设计

游线是游客对于空间最直接的感受,站在游客体验的角度,利用空间设计的技术手段,即通过道路空间疏导游客、端点空间吸引游客、节点空间滞留游客,来控制整条游线的节奏,在此过程中把村书记梳理的核心资源进行有效嵌入,使游客在愉悦有效的空间环境中完成体验。

2)合理的业态构成

满足游客真实需求的多层次复合业态供给是发展旅游的前提条件。潮乐村水关游业态构成的策划逻辑里有两大基本原则:吃住行游购娱的旅游六要素、国际化标准和异地化体验,即通过串联,让这里各种文化线索都找到对应的业态承载,使游客得以感知最真实的本地文化。

3)由业态引发的合理游程

合理的空间、丰富的业态必须经由合理的游程组织,才能实现效益的最大化。即通过对各类业态转承启合的节奏的精心把握,使之成为让游客愿意反复体验的目的地。


图片来源:urbaneer都市工作群工作文件

上述三点是我们项目工作中的方法论,但是在与老书记、村干部们的互动中,我们主要采取的是:问问题、提建议、听意见的方法,反复跑现场做调研熟知基地,不说专业术语、不画技术图纸,用大家容易懂的语言和示意照片进行表达,力求大家可以在同一个平台,进行对话,始终我们都是一个咨询者的身份,为村书记、村干部提供作为专业者的技术咨询和外来者的游客视角,进行一场真正的参与式的规划。


图片来源:urbaneer都市工作群

视频来源:urbaneer都市工作群——崇武古城工作现场


乡村究竟为谁美丽?

美丽乡村的建设中,我们必须厘清主体是谁?供求关系是什么?

做一个咨询者,而不是决策者。

别让美丽乡村真的成为一场盛宴!







投稿/contribution@xiangchoujingji.com

联系电话/86 21 59573932

点击查看原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乡愁经济
发布时间:2015-09-26 01:14:05

微信公号:乡愁经济

原文链接:查看微信原文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
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