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新闻 讨论 | APP 下载


【 杨保军:实质推动多规融合 】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列表索引
点击这里去看文章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杨保军:实质推动多规融合

杨保军:实质推动"多规融合"
2014-09-23 PICCUD 中国城市中心规划院 中国城市中心规划院

近日,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智库、中规院副院长杨保军出席2014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三规合一:理论探索与实践创新”自由论坛并作主题发言——实质推动"多规融合"。



杨保军院长发言全文如下:


多规融合,是可以实质性的,这是我写的第一句话。



第二个认识呢,是“三规合一”也好,“多规融合”也好,它其实是理论上已经解决了吧!


这不是理论问题呀,我认为,这个也不是技术问题,大家在座的,让你们把这几个规划合起来,这有多大的技术难点呢,也不是。完了以后你说什么“数据统一”,这都不是什么大的技术问题呀。其实难的是一个体制、机制的创新问题。体制机制如果处理得好的话,这些就顺理成章、纲举目张了,搞规划的都可以把它做得漂漂亮亮的。


我在十年前就跟各个城市的领导交流,他们问各个规划“打架”怎么办,我就说,其实呀,一直弄一个规划,这样子你才好弄,因为最后的环节在你这儿,发展的目标也好、什么也好,就在你这儿,所以你只需要一个综合性的规划来指引你。


但现在各个部门都有一个规划,那怎么办呢,我就说,在你无法做体制机制创新之前呢,你把它们组织起来,在你市里头,你还没这个权力吗?你市长书记就把发改委的抓过来,把国土的也抓过来,把规划的抓过来,然后一块儿研究一个综合性的规划出来,这个规划就是你的!这就叫做一级政府一级试点的规划。


但是人家说还有管着我的呢,那没关系呀,三规合一嘛,那是你各自表述,拿着个本子,去择你所需要的,把它择出来,去报建设部批。我国土的我要去择我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我环保单位我就去把我的择出来。但是,你都是从一个本子上择出来的,各自表述,包括你去强调你这个对接的,那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它是粘合的,所以它在空间上不会“打架”的,对不对。我们现在“一个中国”还各自表述的,那“一个规划”各自表述为什么不行?但是你这个各自表述以后啊,你可以说不同的东西,但最后这些东西粘合起来在空间上不打架就行了。现在我们就是要解决这个“打架”呀。就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所以他们一开会在北京就说起来了是吧,比方说是,我们某个部门它是管水产品的,王八,他说归我管,因为它在水里。那另外一个部门又说,那不行啊,王八下蛋的时候得跑到岸上来。所以,王八归你管,王八蛋归我管。所以在你这个部门,在有这个体制机制的创新之前呢,恐怕是“三规合一”有点难,“三规融合”可以做很多工作。我们现在很多地方也在积极探索这个东西。


不过将来是个什么路径呢,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我原来也说过这个问题,本来我们国土和规划是一家的,你们是后来出现的,原来就是一个规划嘛,就是一干活的,发改人家不做这个,人家坐在办公室,高大上是吧,人家不愿意做这个东西。因为我看过一个发改委的一个领导写过一个论文,他说我在发改部门干了20多年,编制过多少5年规划……给我很大的震撼,规划部门是走出办公室去编规划的,他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编,需要牵扯调查,他说这个很高。因为他原先就是统计数据啊这些,他说去现场去调查这些比较有深度,我们要学习。所以人家原来不做这些苦力,像我们这些是苦力对吧,原来的规划我说的是空间规划不存在这些,那么后来呢一分为二了,一分为二是因为我们要保护耕地、国土资源。


国土资源部早期学的不是规划,搞得是城市化的东西,而且讲的很深,包括第一部分讲的机制问题,一个国家的许可制度,包括回收。国土资源部早期成立的时候就是转业军人,图都看不懂,但是后来他们在学习,包括我也是他们那个学会的,然后他们就办了一个期刊。然后就开始学习霍华德的城市理论、有机疏散等。我就说这是规划部门的,他们说对啊,我们研究土地嘛,研究人,研究空间关系,人际关系,这就是规划啊对吧。所以国外的规划机构到中国来谈论,不太谈得拢,国外搞的规划的人分不清楚你到底是哪的,所以都是跑过去和他们讨论规划。来一个说是城市规划,摘出土地利用规划,国际上有这样的么?没有,所有我们就出现一个特殊情况,一分为二的时期。一分为二一点逐渐逐渐往这靠,其实最终不就是一个研究人际关系的问题么。你说他们不研究人际关系,你不研究人际关系,只不过你还有别的侧重点。一分为二的时候说老实话还好一点,毕竟你从这出去的,还有一些磨合期,但是有矛盾。



第三个阶段就走到了三规合一阶段。


因为后来发现空间规划变得蛮重要,作为政府调控的一个手段。发改委发现空间规划也越来越重要了,发改委认为应该回到空间规划上来。三规合一我也说过,这三个人要打起架来怎么打,我当时的推断就说,发改委不管怎么说,人家得天时嘛,就相当于是那个魏国嘛。国土这个是个地利,地在你手里,规划得人和,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就是有一堆有点知识、有点文化、有点理想、有点抱负的人嘛。但是,这就麻烦了,你看三国第一个被灭掉的是谁啊?一个被灭掉的人就是刘备啊。所以你看这个文件,我们现在在做三规合一这个事,一翻开你看发改委在前面,国土在第二,环保,环保处又冒出来了,人家在第三,然后就我们在第四。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看起来就是挺别扭的,随便冒出来一个人,根本都不做规划,就跑前面去了。三国演义阶段同时也是三心二意阶段,就三心二意,我还不知道你这个文件,你就看出来了吧,咱们讨论一个三规合一,就咱们找个试点。找个试点就个找个的,连试点都不能够合起来,所以我说这是一个三心二意的阶段。也就是这是艰难前行的阶段。目前这个阶段,我告诉你,也是一个颠三倒四的阶段,就是说由三,三心二意,接下来就由环保由插进来了,我不说环保不重要,但我有个疑问,你翻翻我们城市规划的教科书从原理开始,没有人说城市规划是为了盖房子可以不顾环境,可以轻易破坏、或是少量破坏环境,不是这么说的啊。但规划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护环境么,然后就说我们要保护环境,要对你的规划进行环境评估,再进一步来做规划,这个我好像搞不太懂,哪有规划还有环境规划啊,无论你是从原则目标还是别的,这都是一个基本的程序。


当然了,有了这个部门要做那就做呗。所以还有其他部门还说我们也重要啊,那我们交通部门不重要么,那么交通部门怎么不跑出来说我们这个交通规划是吧,那么最后可能就不是四了,可能五都出去了,然后及五规合一,然后就六规合一、七规合一、八规合一是吧,别管合多少,我相信他们都会冒出来。但是我觉得,最后会是九九归一。这个一是在哪里,这个一就是说它就应该是更有效的,更有效的追求我们的可持续健康发展。我觉得就跟老话一样分分合合的,分分合合也不全错,有他的道理,但是最终你怎么走下去我觉得也是一个问题。这是我的一点看法。



最后我想提个问题,就是我们的研究,包括国土研究,我就想问一下既然大家都觉得要多规融合,那到底谁愿意干这个事儿啊?阻力在哪里?


你们下去再做这个课题的时候,你们要好好利用这个利益关系分析法,看看到底谁不愿意做这个,现在大家说起这个来都说好,中央也说三规合一啊。习近平也说了,习近平是想做这事儿,那么你们到底谁不愿意做啊?你们能不能把这个告诉我,我们都愿意做这个东西。


(本文根据杨保军院长在2014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三规合一:理论探索与实践创新”自由论坛的主题发言整理,作者:杨保军,编辑:姜鹏)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规划院

@piccud

@中国城市中心规划院
官网http://www.ccud.org.cn/2014/piccud/
服 务 新 型 城 镇 化,共 筑 中 国 城 市 梦!
新型城镇化规划 多规合一顶层设计 创新服务

点击查看原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城市中心规划院
发布时间:2014-09-23 07:44:47

微信公号:中国城市中心规划院

原文链接:查看微信原文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
请邮件:admin@caup.net